Nifet

两个Archer的晚餐

两个Archer的晚餐

#弓金

#卫宫家的饭延伸,几乎没有戏份的两人在主线的背后其实发生了酱酱酿酿的事情:)

======================

    “真是吵闹啊,杂种那边。”金发的青年如此说着,舔去了嘴角粘着的白色奶油。

    白发的青年看着他,有些无奈:“所以呢,那又如何,倒是你,你还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吉尔伽美什?凛差不多也要回来了。”

    吉尔伽美什却是不以为意,把手伸向了饭桌上的那盘曲奇,笑着说:“哦呀哦呀,不过是区区Faker,竟然企图驱赶王吗?”一面又把曲奇放在嘴里细细咀嚼。“卫宫士郎用美食俘获了她的胃,哪有这么早回来看独守宅邸的你呢?”

    这里是远坂宅,名叫远坂凛的小姑娘一早去了卫宫家,怕是要留在那里吃晚饭了,正如吉尔伽美什所说,没一会儿断然是回不来的。近几日卫宫家是人来人往的,蹭饭的人络绎不绝,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爱尔兰的光之子库丘林、小圣杯伊莉雅斯菲尔·爱因兹贝伦等等都成了卫宫士郎的料理的俘虏。圣杯战争?不存在的。但是即便那个少年的料理俘获了那么多人的胃,享尽世间一切荣华富贵的最古之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是不屑于和寻常杂种坐在同一张桌子边吃饭的。

    Emiya轻哼一声,把晚上的正餐——牛排——摆到了餐桌上,又为对面唯我独尊的王者倒上醇香的红葡萄酒,摆好刀叉,才在吉尔伽美什的对面落座,享用自己的晚餐。

    “你————”吉尔伽美什眯了眯眼,还是执起刀叉,道:“哈,算了,看在你为本王做饭的份上,允许你与本王同桌吃饭。”

    对此,Emiya回以一句毫无敬意的:“啊啊,谢王恩赐。”

    吉尔伽美什习以为常的撇撇嘴,把切下的牛排塞进嘴里。纵然嘴上不说,Emiya心里也清楚这个傲慢的金色的王对他的料理是满意的,或者说非常满意。他们断断续续同桌吃晚饭也有十几天了,这点情绪反应Emiya还是看得出来的。只是这人蹭过一次饭之后就经常趁着凛不在来蹭饭,这件事Emiya是看出不来为什么的。他咬咬叉子,还是问了出来:“那个神父,难道还会不给你饭吃吗?”

    吉尔伽美什眨巴了一下眼睛,俊美的脸上蒙上了些许迷茫:“嗯?说什么傻话?”

    “那堂堂英雄王大人何必屈尊前来蹭饭?”Emiya看着他挑眉。

    吉尔伽美什手中的刀重重的划过盘子,发出刺耳的声响,他瞪着Emiya厉声呵斥:“说什么傻话!蹭饭?哈,是本王仁慈的给你一个为本王服务的机会,怎么就是蹭饭?”

    Emiya闻言也忍不住稍稍拔高了声音:“是么,那是什么让伟大的最古之王竟然给予我这个Faker仁慈了,嗯?”

    “……区区Faker……”吉尔伽美什可疑地停顿了一下以后,瞟着一边的精致金边白瓷花瓶说道:“本王乐意。”

    “是么?”Emiya觉得他的样子有点儿好笑,脸上还是平静的。

    “怎么,本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凭什么告诉你为什么?不过是区区杂种,本王的仁慈给了就好好收下,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是么?”

    Emiya耐心的反问他,得到了吉尔伽美什的瞪视。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吉尔伽美什率先一拍桌子站起来要走。Emiya在心里叹息一声,说道:“好了好了,请王仁慈到底,将我冒昧献上的晚餐用完可好?”

    吉尔伽美什斜他一眼,哼一声坐回去:“看在你如此恳求本王的份上,本王就勉为其难地吃完好了。”

    总算相安无事吃完饭以后,Emiya收了餐具进厨房洗完,出来却发现吉尔伽美什还没有走,而是相当放松地趴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怎么还在这里?”Emiya看看时间,“凛可真的差不多回来了。”

    “……嗯。”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地应着,倒是让Emiya有点惊讶他没有说点别的话,像是拐弯抹角地说他的Master被一个毛头小子攻略了之类的。

    “呐,Faker。”

    “嗯?”

    “加竹笋的奶汁烤菜真是稀奇啊?”

    “唔……好像听凛提过,昨天在卫宫家吃到的东西的样子。还挺受欢迎的。”

    “世间不应该存在本王没见识过得东西才对。”

    刹那间,Emiya读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忍不住笑出来:“那等你下次来,就试试那个好了。”

    金发的王者心满意足的离去。